新民晚报:王恩敏:射波刀,对肿瘤亮剑
 
  来源:新民晚报 点击:3115  日期:[ 2018-01-18 ]
 

20171122日 《新民晚报》(社区版)P12

作者 唐晔

  王恩敏 华山医院射波刀治疗中心副主任,主任医师。擅长伽马刀、射波刀的治疗。

  

口述实录

  唐晔:您对射波刀的未来有什么预想?

  王恩敏:胃癌、食管癌等空腔脏器类的肿瘤是不能做射波刀的。而肺癌,靶向药联合射波刀治疗,对治疗肿瘤有很好的效果。射波刀照射恶性肿瘤后,还会激发病人的免疫力。这一点我们早就发现了,但是中国医生太忙,发现了也来不及写论文。

  唐晔:周良辅院士对您的评价怎么样?

  王恩敏:也许评价不高,我没有在科研方面努力。周院士要求临床、科研、教学三条线都要做好,我可能太专注于临床,但我的目标是做个伟大的医生。

  唐晔:您认为伟大的医生包含什么呢?

  王恩敏:一是不仅治病,还要治人,以病人为中心;二是以治疗效果作为最大的追求;三是把病人服务好,做好人文关怀。我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问诊,倾听,仔细检查病人,给病人同情,给病人合理的治疗,这是做医生最基本的要求。

  唐晔:除了文献,您还喜欢看什么书籍?

  王恩敏:我喜欢阅读个人传记。阅读传记,就像在和他们对话。我读过《任正非传》。任正非是我最崇拜的偶像,他很低调,但是做成了很多事。我希望自己也是这样,只做事,无关名利。

  医学前沿

  射波刀尤其适用于以下这些类型的肿瘤疾病:①颅内良性肿瘤:脑膜瘤术后残留,小的听神经瘤,血管母细胞瘤,三叉神经鞘瘤,颅咽管瘤和垂体瘤等;②颅内恶性肿瘤:转移瘤,复发胶质瘤,淋巴瘤,脑干肿瘤,肉瘤,颅底恶性肿瘤,松果体区肿瘤和脊索瘤等;③血管畸形: 脑部或脊髓动静脉血管畸形和海绵状血管畸形等;④三叉神经痛;⑤脊髓肿瘤;⑥胸部肿瘤:肺癌,纵膈肿瘤; ⑦腹部肿瘤:小的肝癌,肝脏转移瘤,胰腺癌,腹膜后淋巴结转移; ⑧骨科肿瘤:脊柱肿瘤;⑨五官科肿瘤:鼻咽纤维血管瘤,鼻咽癌;⑩妇科肿瘤。

  1

  1963年,王恩敏出生在河南浚县的农村,从小家贫,上小学时正赶上“文革”,课业荒废,成天在地里干农活,在山上放牛羊。1980年参加高考前,他的母亲得了重病,此时王恩敏一心想做个医生,治好母亲的病。

  1993年,王恩敏如愿考入华山医院读博士,追随周良辅院士。“老师的风格是严谨、务实、创新。他几乎每天都在看书。我们同学间开玩笑说,如果去老师家里,最好的礼物就是手上提两摞书。”

  这一年,伽玛刀刚进中国。王恩敏接受了周良辅的指引,此后一心扑在伽玛刀的应用和研究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

  2007年,华山医院购买了射波刀设备,王恩敏领命接任,开始从事射波刀治疗工作。

  射波刀其实并非一把有形的刀,而是将计算机技术、肿瘤的实时追踪技术和直线加速器放射治疗结合在一起的放射外科治疗新技术。它能从1200多条射线中选择150250条,然后从不同方向聚焦照射肿瘤,对肿瘤产生的杀伤力如同手术切割。

  花了四五年时间,王恩敏研究肿瘤学、肺癌、胰腺癌、肝癌等。王恩敏笑言,自己从一个脑外科医生变成了一个肿瘤科医生。他将伽玛刀治疗的经验应用于射波刀的治疗中,并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射波刀的优势,至今已治疗了6000多例射波刀病人,使自己迅速成为射波刀治疗肿瘤的专家。

  王恩敏提出新的理念——精准3D剂量雕刻技术,“对重要功能区的肿瘤进行治疗,比如靠近脑干的脑膜瘤,对肿瘤的基底照射高剂量,脑干处剂量骤减,肿瘤获得长期控制,脑干免受损伤。通过剂量雕刻术,解决了大量高难度的病人。”

  王恩敏认为,射波刀在治疗肺癌上,比如周围型肺癌,对于老年人来说,可以和手术相媲美。“射波刀相当于精准打击的导弹,使用根治性的剂量,对肿瘤及其周围组织进行毁灭性打击,五六年后这个范围形成了疤,肿瘤细胞也失去了活性。”

  在上海,能做射波刀治疗的医院仅仅一两家。在华山医院做射波刀的病人,60%是脑肿瘤——脑膜瘤、脑转移瘤、脑动静脉畸形、脑胶质瘤。由于华山医院脑外科射波刀治疗技术在国际上名声日隆,王恩敏经常在国际会议上报道华山经验。

  3

  每一个病人都是一个故事。

  一位肺癌病人2008年做了射波刀,效果非常好,今年8月出现腹腔转移,想再次做射波刀,但是身体太弱,没有办法做了。“她打电话来说,王教授,我非常感谢你,我就要去了。面对一个即将告别世界的病人,作为医生,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病人从治疗到今年8月份去世,多存活了9年,我跟踪了她9年。后来她儿子发信息来说,妈妈去世了,说我是他母亲最信任的医生。如果需要治疗的资料,可以全部寄给我用于研究。”

  王恩敏坦言,有时候很难分清是病人应该感谢医生,还是医生更应该感谢病人,其实病人是医生最好的老师。

  “好医生治病,伟大的医生治疗生病的人。人体好比是一座森林,有一整套系统,肿瘤如果无法切除,还可以改变肿瘤生长环境。可惜有些医生只见树,不见森林。我认为,新技术并不一定适合所有病人,如果病人适合外科手术的,一定要做手术,适合药物的病人则接受药物治疗。即使他是奔着射波刀来的,我也会检查后再给出建议。”王恩敏说,“要做一个伟大的医生,需要具备庞大的临床医学知识体系,现在有些临床医生局限在一个局部,那就无法给病人提供合理的治疗策略。的确,射波刀是最新的技术,有很多优势,但不一定是目前最适合某个病人的治疗方案。”

  对待病人,王恩敏始终脸色温和,不疾不徐。“都是从全国各地大老远来的,挂我的号不容易,我就晚吃一口饭,打什么紧,何况我就是爱看病。”

  从1985年大学毕业至今,没有一个病人投诉过他,更没有产生过医疗纠纷。病房里,病人都很高兴见到他,有人唤他“救星来了”,他说,更愿意做“福星”,毕竟,他所做的事,或多或少得看老天爷的安排。每个病人身边他都会逗留很久,即使什么都不说,给病人做个检查,他们就都心满意足。王恩敏说:“人文关怀,才是医学的核心价值。”


  下一篇: 文汇报:康复医学科主任吴毅:4015...